一桌菜搭一款红酒

葡萄酒网 2018-12-07

   一道菜只配一款酒,这会不会太装了啊?很多朋友看过我那本中国菜跟法国葡萄酒搭配的书都会给这样的评价。那么今天,小编要为大家介绍的就是一桌子菜要跟什么样的红酒搭配。

[更多]

   一道菜只配一款酒,这会不会太装了啊?很多朋友看过我那本中国菜跟法国葡萄酒搭配的书都会给这样的评价。那么今天,小编要为大家介绍的就是一桌子菜要跟什么样的红酒搭配。

  一桌菜搭一款红酒

  “龙井虾仁配勃艮第黑皮诺起泡酒,腊肉炒香干配Chateau Puygueraud红葡萄酒、酸菜鱼配Chateau Grenouilles白葡萄酒……一道菜配一款酒,这也太装了吧?!”不少朋友看过我那本中国菜与法国葡萄酒搭配的书都给了类似的评语。想象一下,在一个热闹喧腾的粤菜馆或者川菜馆,侍应生上一道鸡配一款酒,来一个红焖猪蹄再换一款酒,酒没倒好还不能动筷子,这样的用餐节奏,吃的人不习惯,在旁边路过的,心里会浮现一个字:装豉油鸡、蜜桃咕噜肉、黑黑椒石板牛仔骨和紫淮山卷是四个完全不同味道的菜,但它们搭配Chamvermeil tradition Bordeaux Superieur传统尚威美(特级AOC)这瓶酒,都有不错的表现。尤其是甜腻的咕噜肉,被酒的单宁切割了过份的甜腻,让酱汁中的果香更突出。红酒:单宁的中庸之道就像相同的葡萄品种,在澳大利亚种出来的西拉和法国南部Cote du Rhone种出来的西拉完全是两种风味。

  葡萄酒这个东西,毕竟是舶来品,不好照搬外国人的一道菜一款酒的习惯,若照我们的饮食习惯,用一瓶葡萄酒配一整桌菜是否可行呢?“当然可以”,广州上膳汤水酒家的法国红酒顾问JC说。JC全名Jean-Charles Maurice,游历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拿自家酿的葡萄酒来搭配各种中国菜,对于广东菜的认识也不亚于广州土著,虾饺、糯米鸡、烧鹅、叉烧白斩鸡,还有北京烤鸭,上海红烧肉和四川火锅……这个法国小伙子最近几个月一直在拿中国菜和法国葡萄酒做混搭实验。他最近的一次实验是拿豉油鸡、咕噜肉、黑椒铁板牛仔骨这三道菜加一个紫淮山卷甜点来配一款波尔多的特级AOC(superieur AOC)红葡萄酒。豉油鸡、咕噜肉、黑椒铁板牛仔骨——鸡、猪、牛——这是广东人比较常吃的肉类。豉油鸡较清淡,仿佛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咕噜肉有浓重的甜酸酱包裹着,甜腻的酱汁里有微微的水果香,就像一位脂粉气很重的上海阿姨;黑椒牛仔骨用了来自美国的牛肉,肉味儿很浓,加上香辛的黑胡椒酱汁,远远就能闻到黑胡椒和牛肉在铁板上相煎的浓重香味,整一个让人流口水的猛男。

  面对这三道不同个性的菜,这瓶酒的使命就是要和它们和平共处,如果能擦出点火花就最好了。这款Chamvermeil Tradition红葡萄酒混合了美乐和赤霞珠两种葡萄,美乐占60%,赤霞珠占40%。这款酒有一个比较柔顺的口感,单宁较柔和,闻起来还有不错的梅子香气。这款酒不急不强不散的单宁造就了一个中庸的性格,它和豉油鸡配,没有酸涩苦等不良反应;和牛肉配能压制一点黑胡椒的辛辣带出更多的牛肉香来,算是珠联璧合了;咕噜肉单吃有点甜腻,黏黏的酱汁甚至有点呛喉,吃一口咕噜肉喝一口这个超级AOC,酒的单宁将甜腻的感觉切掉了,细嚼下还带出了酱汁中的果香。把不好的切掉,升华出一个新的、更和谐美满的味道出来,这就是一个擦出火花的搭配。这款中庸的特级AOC在餐馆里的售价不到200元,而且还是比较好配的一款酒,但“销量一般”,因为“现在的客人很少从酒和食物的搭配上来选酒,他们若自己吃饭则买最便宜的葡萄酒,若请客吃饭就会买我们这里最贵的酒。”JC说。

  中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乏味、无聊,倘若要与几个性格不同的人相处,最好就是找一个“中庸”的,没有那么多棱角,和谁都能坐在一起。这瓶特级AOC与猪牛鸡都能搭配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海鲜配阿尔萨斯的雷司令,几乎没有差的,这款贵妃醉虾与雷司令的搭配深得餐厅老板的喜爱。大蒜白酒烫蛤蜊,是一道很不错的开胃菜。白酒:海鲜餐必备在广州建设三马路天伦花园楼底新开的琥珀餐厅,他们的红烧肉蒸黄花鱼,是一道平实却又让人回味无穷的菜,红烧肉的薄片铺在黄花鱼的上面一起蒸,以肉去鱼腥,夹一片红烧肉与鱼肉同吃,猪与鱼的香味在绵软的肉纤维间溢出。“鱼羊鲜”吃了不少,原来“鱼猪香”也那么让人难忘。除了这道主菜,这顿饭还有贵妃醉虾、臭豆腐辣子鸡和红枣杞子炒青芦笋,与之搭配的是一瓶法国阿尔萨斯的雷司令。冰冻的白葡萄酒最适合广州这个拥有超长夏季的南方城市,而这瓶冰冻雷司令与这顿海鲜餐中的黄花鱼及醉虾都非常般配。

  海鲜与白葡萄酒相辅相成是意料中事,但这款雷司令与红枣杞子炒青芦笋一样很搭调,这款酒还能带出红枣和芦笋的香味。这瓶雷司令得冻饮,在冰桶里冰一个小时即可,如果温度太高酒喝起来就酸了。厨师是艺术家,酿酒师也是,将两件艺术品糅合在一起,不是容易的事情。要将中菜与洋酒搭配起来,就是将中西两件艺术品糅合在一起,难度更高。这需要不断地尝试,下次去餐馆吃饭点酒的时候,除了要最便宜和最贵的酒,也可以尝试一下其他的酒,不为面子,只为吃一顿好酒好菜。用中国菜,书写葡萄酒的历史广州交响乐团今年9月底在广东省博物馆为一个饭局配乐,用轩尼诗李察干邑搭配几款不同的美食。每上一道菜前,舞台的活动挡板徐徐拉开,广州交响乐团则开始演奏为这道菜而选的曲子,莫扎特小夜曲配前菜、春天奏鸣曲配汤、西西里舞曲配牛肉……为每道菜配红酒配乐,这等讲究的排场,也可以说是酒食搭配的一种极致了。

  寻常百姓要自娱自乐地给自己搭配葡萄酒与中国菜,很难讲究这种排场,能把葡萄酒与土生土长的中国菜搭配在一起,咽进喉咙,不苦不涩,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已经很不错了。关于如何更好地将中国菜搭配葡萄酒,外国人比我们更着急,“要把酒卖到中国,必须先了解中国菜,并将之与葡萄酒进行搭配”,一个刚刚在顺德开了一家专卖法国酒的法国酒庄少庄主说。某组织编写了一本一百道中国菜配一百瓶法国酒的书,也有各路专家给出了各种方程式,譬如法国梅多克地区的Dewey Markham JR制作了2个图表,方便食客在将红、白葡萄酒与食物搭配时作一个参考。关于食物和葡萄酒的搭配,有两个原则,常常被提到:互补:甜食配甜酒,口味重较咸较浓的红肉或川菜配单宁重的红葡萄酒,口味清淡的海鲜或蔬菜配清爽的白葡萄酒或单宁柔和的红酒。对冲的、相抗衡的:用甜的配辣的,冲撞出一个新的味道来。

  譬如用波尔多的索代甜酒来配辣的四川菜,而不用单宁重的红葡萄酒配。这些原则,就是搭配的两个方向,酒和菜的搭配最终如果能抵达“平衡”这个目的地,就圆满了。平衡,即不太酸、不太辣、不太苦、不太甜,不太咸,站在这五味的中央。ABCD说起来很简单,中国菜口味丰富,一道糖醋茼蒿拌脆炸花生,就有酸味、茼蒿的草青味儿、炸花生的油香味儿……这样复杂的口味,怎样搭配葡萄酒?这个问题,没有现成的答案,但这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这些美酒美食正等待着我们为它们书写一段全新的历史,而且还是用中文写的。

  厨师跟酿酒师都是艺术家,把这两件艺术品结合在一起,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把中菜跟洋酒搭配起来的话,需要我们不断地去尝试,下次去餐馆吃饭点酒时,除了要最便宜跟最贵的酒,也可以尝试一下其他的酒。

  

这家伙很懒,还没有写任何简介

【免责声明】: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yy@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优秀酒商

长按识别二维码
了解更多酒故事~~

找红酒
看新闻
点击菜单栏,选择“分享”。
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