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葡萄酒,你了解多少?

葡萄酒网 2018-12-07

作为喜欢喝酒的各位朋友们,相信大家对于现在的葡萄酒是比较熟悉的了吧,相信大家也喝过不少的葡萄酒了,但山葡萄酒不知道各位朋友们喝过多少?下面,就让我们去了解一下吧。

[更多]

   作为喜欢喝酒的各位朋友们,相信大家对于现在的葡萄酒是比较熟悉的了吧,相信大家也喝过不少的葡萄酒了,但山葡萄酒不知道各位朋友们喝过多少?下面,就让我们去了解一下吧。

  山葡萄酒,你了解多少?

  我这人对酒没有嗜好,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品味了,而大山里曾经有过的山葡萄酒却让我陶醉至今。。。。。。。苍莽的辽南老黑山在秋霜中萧瑟,曾经漫山尽染的红叶已凋零,惟有山葡萄还高高的挂在老藤上。虽说大山里的山货野果不少,可山里人只认榛子、山核桃、蘑菇、中草药什么的,而对山葡萄、猕猴桃类的野果则不屑一顾,我却情有独钟。往年的这个时侯,人们偷闲上山搞个小秋收,把山上的山货野果拿到山下十几里远的供销社卖掉换钱,补贴一下贫困的生活。如今上面下来文件“割资本主义尾巴”,东西宁肯烂在山上也不许采摘,违者是要受到批判的。胆大的人还是有的,那就是我。趁着生产队长去沟外的公社开会,我打开了自家的后门悄悄地进了山。午后的太阳懒散地幅射着大山,我拐着大蚕筐沿着河边蜿蜒的小路向大山深处走去。

  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我站在参天的大树下,用挑剔的目光在打量着树藤上的山葡萄,看那一株山葡萄藤上果实累累。选择目标后,我像猴子似的敏捷地攀了上去,把系着蚕筐的木钩挂在枝桠上,开始了采摘。一嘟噜一嘟噜墨紫色的山葡萄在秋风中摇拽,黑珍珠似的山葡萄粒是那样的玲珑剔透。我在老藤上秋千般的晃动,收获着串大饱满的果实。太阳下山了,我扛着沉甸甸的大筐向山下走去。回到家后,妈妈把山葡萄在门前的小河里择洗好了,然后倒在锅里,添上适量的水。灶膛里燃起了熊熊地火焰,不一会儿锅水就烧开了,升腾的蒸气弥漫着灶间。火熄了,我把冷却后尚有余温的山葡萄舀出倒入豆腐包里挤压,汩汩的山葡萄汁流入大盆里。我把家里积攒的二斤白沙糖,和从代销点买来的四斤地瓜烧散白酒,统统兑入大盆内,用勺子慢慢地搅和着,然后倒入洗涮好了的两个坛子里,再用从城里下放带来的塑料布把坛口扎死。这就是我“酿酒”的全部工艺流程。

  进入腊月天,山里人家开始杀猪,我家请的操刀手是当地人缘不错的刘大爷,帮手自然是我们一趟房住的另两户从大连下放的两位哥们儿。先是给猪捅刀放血,接着褪毛、开膛,最后是大卸八半。忙忙碌碌地一天总算结束了,期盼以久的大吃大喝在即。掌灯了,小炕桌搬上了灼热的大火炕,先是一盆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炖肉块端了上来,接着是当地风味的灌血肠也上了桌。我从老式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哥哥从部队探亲带来的“衡水老白干”,先是给劳苦功高的刘大爷的酒盅斟上,轮到给哥们儿倒酒时却不让,非要尝尝我的山葡萄酒。不是我小心眼舍不得给人家喝,而是酒不到日子。无奈之下,我只好从里间屋抱出一坛山葡萄酒。当揭开蒙在坛口的最后一层塑料布时,一股浓郁的果味酒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我把小盅换成的大碗一一倒满,举碗代表家人(爸爸在公社工作忙脱不开身)向刘大爷和哥们儿表示感谢。早已饥肠辘辘的人们听不得我絮烦的客套,夹起一块颤颖颖肥嫩油香的大肉下肚,喝上一口甘润爽口的山葡萄酒,许久放不下碗筷。。。。。。油灯纤弱的火苗在跳跃着,喝酒人绛红色的脸膛透出了满足的醉意,酒坛也见了底。这酒喝得太惬意,太过瘾了,喝得刘大爷倚着被垛打起了呼噜,喝得我们哥们儿忘记了大山的寂寞,忘记了一切。。。。。。

  小时候,我是喝过山葡萄酒的,现在想想那山葡萄酒的味道也是十分不错的,口感比较独特,当然,在现如今的市场里面也有山葡萄酒的售卖。总之,大家可以多多了解一下以上内容。

这家伙很懒,还没有写任何简介

【免责声明】: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yy@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优秀酒商

更多酒商

长按识别二维码
了解更多酒故事~~

找红酒
看新闻
点击菜单栏,选择“分享”。
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