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联合国”,你了解吗?

葡萄酒网 2018-12-07

葡萄酒的联合国,相信大部分人在看到这个标题时,都会理解不清楚,但也有一些人可能了解一些内容,实际上,小编在看到这个标题时也不太清楚,看我内容就明白了。下面就让我们去了解一下吧。

[更多]

   葡萄酒的联合国,相信大部分人在看到这个标题时,都会理解不清楚,但也有一些人可能了解一些内容,实际上,小编在看到这个标题时也不太清楚,看我内容就明白了。下面就让我们去了解一下吧。

  葡萄酒“联合国”,你了解吗?

  投资有道 终需觅得最适合的那一杯Campbell的心底一定已经构筑起那个“联合国”的完美轮廓。他说在品尝新西兰的SauvignonBlance(长相思)时,眼前就会浮现出蔚蓝的天、清澈的云、芬芳的泥土和悠悠山谷;在入口Hewitson紫蝴蝶酒庄的Mourvedre(慕合怀特)后,那细致柔和的单宁,让他时而闻见樱桃香、枣香间或雪茄的香气,时而又被紫罗兰和丁香的清雅萦绕。其实,于纷繁香气中,最让Campbell无法自拔的还是Burgundy的酒。“MaisonChampy香皮酒庄的干白、A.F.Gros格奥斯酒庄的干红……FrancoisParent帕瑞特酒庄、RobertChevillon罗伯特夏威浓酒庄……”他如数家珍,“在酒徒们心中,品种单一的Burgundy甚至比Bordeaux还要珍贵。因为它拥有全世界最纯正的PinotNoir(黑皮诺)。而且因为Burgundy不会经过后期的人工混合勾兑,这样就会更大程度地体现出酒庄土壤的好坏与年份差别。”

  在无数次走进Burgundy的回忆中,Campbell的每一次品尝都有着天壤之别,“那里的葡萄园狭小,葡萄的精华都浓缩在藤上。即使酒庄相隔一米,其土壤也千差万别,加之酿酒师的各自手艺和不同习惯,在同一片土壤中酿造出无数种口味的奇迹也时有发生”。他甚至认为世界上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尝遍来自Burgundy的每一种味道。“所以站在投资的角度看,产量小、口感复杂、珍稀的PinotNoir都让Burgundy的酒拥有了最稳定的保值能力。”Campbell对酒有着更为理性的认识,他不会盲目追随知名度很高的大牌酒,在他看来,杯酒人生的High点就是找到一瓶最合适自己的酒,而这种真正拥有最佳性价比的液体黄金,是在喝完几日后,依然会情不自禁地回味起那饱满扎实的酒体。在挑选值得收藏的葡萄酒时,Campbell的标准则是“值得让你为之等待的美酒”。

  “就像百味人生,好酒的生命在瓶子中依然会一天天历练成熟。”挑剔的Campbell在父亲的酒窖中藏酒一百余瓶,数量不多,却花尽心思。只要被他认准的酒,他一定会滴水不漏地查清其身世,即使是同一款酒,他也会把不同年份的带回家,甚至将其买上三五瓶再分三五年品尝。得出的结果,他会像游记般工整地记录在卡片上。“YeringStation的PinotNoir曾在伦敦国际酒展中夺得过‘全球最佳黑比诺’。我收藏了YeringStationReservePinotNoir(优伶酒庄珍藏级黑比诺干红葡萄酒)2000、2003、2005、2006,它们让我着实品到了所谓新、旧世界PinotNoir的差异。”Campbell认为,除欧洲以外的地区都是新世界葡萄酒。“旧世界的酒更深沉内敛,唇齿间的尾韵让人如同找到温暖的归宿,比如来自LaRomaneeConti的PinotNoir就有着Burgundy独特的风韵,它中年时期干草与煮熟的甜菜头的味,在陈年后又会隐约带有动物和松露的香气;新世界的酒有活力,回甘中甚至带有阳光的味道,比如YeringStation的PinotNoir果香,在年轻时就会被轻易地品尝出来。”中餐与洋酒 还原东方味蕾的含蓄美私人宴请、酒品合作,欧洲屋、米其林三星餐厅“前门布鲁宫”、四合苑、瑜舍,北京城里这样大大小小有着各自故事的餐厅,都是Campbell经常光顾的地方。除此之外,再大的超市也引不起他的兴趣,因为“日光灯会让它名贵的身份一降再降”。实际上,“严谨的葡萄酒公司的老板”只是他的一个身份,一直把音乐作为精神洗礼的重要仪式的Campbell,还喜欢作曲。当被人问到“你最喜欢的曲子”时,他经常哑口无言,贝多芬、勃拉姆斯、莫扎特,浪漫的、印象的、古典的,就像口感复杂的葡萄酒,样样让人沉醉。“但有一点我能肯定,美酒与美食的搭配是能够令味觉达人尝出旋律的。”热爱红酒的人,一般也会自成一套美食逻辑。痴迷如他,Campbell也不例外。

  “无论是澳洲龙虾抑或神户牛肉,与松露薄片的完美搭配需要口味不那么强烈的红酒,当浓郁的松露香与清雅的单宁香交织在一起时,你耳边荡漾的一定是钢琴与小提琴轻柔动人的二重奏;诸如来自Burgundy和南澳的PinotNoir,因为口感很香滑,也非常适合与中国菜匹配,含在口中,互补的香气一定犹如声势浩大的交响乐。”Campbell十分推崇中餐与红酒的搭配,他说中国是一个食国家,博大精深的汉字文化拥有着源源不尽的关于味觉感官的形容词汇,这刚好与葡萄酒个中的酸、甜、苦、辣、涩成绝配。时值中国传统佳节春节之时,Campbell忙得有些焦头烂额,他想借这个机会再多研究一下中餐与葡萄酒的搭配。“而‘TheWineRepublic’翻译成中文是酒的联合国,这似乎不符合东方文化的含蓄美;意译为‘云门’,是为了寻求一种意境,这象征玉皇大帝正敞开云中之门,召集天兵天将博览众酒。”他一边比划一边解释。一个关于含蓄的名字的解释,寓意了这个澳洲男人渴望在中国建立一个葡萄酒“联合国”的美好梦想。Campbell时常幻想自己会变成一棵“OldVine”(古老的葡萄藤),“深沉而耐人寻味,这样我会距离TheWine’sRepublic更近一点”。

  世界上的产酒国有很多,像著名的法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美国等等国家,这些国家都是产酒大国,所出产的葡萄酒都是很有名的。总之,大家可以多多了解一下以上内容。

  

  

这家伙很懒,还没有写任何简介

【免责声明】: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yy@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优秀酒商

长按识别二维码
了解更多酒故事~~

找红酒
看新闻
点击菜单栏,选择“分享”。
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