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迷雾森林,红酒女人如此宁静

葡萄酒网 2019-01-14
我要转发

   酒,放入两块冰,用一个高口杯盛着,持在手心里慢慢转动,柔和的灯光照射在液体中。然而流动的红色液体里飘忽的冰块,清凉的啜在舌尖。在嘴里微微地流动一会,用心感受,这冰凉液体缓缓地顺着咽喉流入身体,不一会这淡淡暖意就开始升起来。

[更多]

   酒,放入两块冰,用一个高口杯盛着,持在手心里慢慢转动,柔和的灯光照射在液体中。然而流动的红色液体里飘忽的冰块,清凉的啜在舌尖。在嘴里微微地流动一会,用心感受,这冰凉液体缓缓地顺着咽喉流入身体,不一会这淡淡暖意就开始升起来。

  穿越迷雾森林,红酒女人如此宁静

  风,悠悠的风声。穿过迷雾森林的风,来自阿尔卑斯山顶的风,浑厚地掠过每一丝肌肤,黑管箫箫地飘起来,于那无所不在的风声。深夜两点钟。我坐在床上,手心的红酒不经意地转弄,斜对着,吊带低胸红裙靠在床沿上的林丫。一抹浅醉的眼波,于苍茫和遥远的风中流动。穿过浩瀚的天宇,黑翼于空中滑掠的山鹰。层峦的山峰林涛低和谷底的清溪。横笛于此刻突兀而起。这深夜,两个女人醉于飘忽而来的阿尔卑斯的风声,鸟鸣,淙淙的流动溪声,浑然吟诵的林涛声。和手心冰凉的红酒。是深夜了么?时间淡化于迷雾深林飘来的天籁。所有都变得不可触及的淡,无法形容。有什么可以形容?两个相契的女人各自手捧红酒,斜倚于卧房,共同心醉神迷于直接触及灵魂的主题。这一刻,我会说爱你。哪怕不知道你是谁。因为我已沉溺于我对所有的爱。

  所有的我曾听过的风声,海声,林声,溪声,鸟声,所有来自于自然,归属于浑然,穿透所有伪装直及灵魂的声音,都让我感受到这种爱——灵魂自由游弋,如透明的焰火燃尽一切的爱。青海湖畔放纵的呼喊,月光下海滩裸泳的女人,那曾是我,感动于天地存在的时刻。现在,我依然在我的身边放着一杯红酒,加冰,灯光下艳如沉醉的眼波。偶尔浅浅啜上几口。另一边,是我的烟。而在我的四周,依旧飘浮着那令我莫名感动的天籁——班得瑞乐团的“迷雾森林”。不,我不会称这为音乐。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我只承认那才是音乐。

  音乐,就是直击我灵魂的声音。我与这音乐融为一体。灵魂飘忽于黑暗的空灵。而这一刻,对我和对林丫来说是一样的。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找到那样的时刻,在深夜无人的寂静,端着红酒,静静地聆听灵魂震颤的声音。所有一切,都基于一种无声的默契。“我要在这样的音乐中睡去。”林丫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是这一晚,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分钟后,在日落的款款柔情中,她听到紫蝴蝶无声地于她头顶掠动翅翼。而我,缓缓啜下最后一口红酒。

  淡黄的灯光下,开始看《杜拉斯的情人》。我在书中的某一段做下了一个折印。我想有一天我翻到那一页的时候,会想起这样的时刻。于深夜的寂静中,穿越迷雾森林的红酒女人。雾,乳白的,稀薄却又浓密的雾无声无息地飘散开来,笼罩住呼吸。在迷雾森林的某处,不知名的白色小花绽开时,散发出细碎的脚步。苔藓叹息的声音,随着呼吸在地面萦绕成一张厚绿的地毯。

  这时候,当我疲倦熄灭床灯时,雄壮的男声,在山体中响起悠长的吟咏。在我的慢慢模糊但带着点清晰的意识中,阿尔卑斯山仿佛在我梦乡中涌现出来。我渐渐熟睡,所有一切也随着沉静下来,心灵也浸入了迷雾森林。

  

这家伙很懒,还没有写任何简介

【免责声明】:葡萄酒网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葡萄酒网或广东葡淘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我们”)无关, 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yy@putaojiu.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优秀酒商

长按识别二维码
了解更多酒故事~~

找红酒
看新闻
点击菜单栏,选择“分享”。
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 ×
全民转发上头条
动一动手指,转发给好友
即可占领葡萄酒头条
立即转发